未分类

深夜释放自己樱桃app无限看

() “离开宗门之后,我便在山海城盘桓了几日。”面对着巩向海,晋凌显得非常自然。

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巩向海急切地说道,“那好,你先忙,我还有事要办,先走了。”

刘沐风交待的事情,他从来不敢怠慢。

“不知道巩师兄所忙何事,我正好闲着,每日只到观海居客栈逛上一圈便再旁事,说不定能帮忙一二。”晋凌说道,

观海居客栈?巩向海的眼神募地亮了。是啊,不是听说那观海居客栈就是这小子所开办的产业吗?

“到你的那间什么观海居客栈里买些酒。”巩向海说道,“听说你们那里的什么四星晋牌曲酒十分抢手,每天限量供应,山海城里的人都排着队去买,还买不到。你带我去,买上一些,刘长老要喝。”

“刘长老也在城中?”晋凌故作吃惊的模样。

“也不能总待在宗门之中,送走了你们这批四年期弟子,他也要休息 一下,给自己放个假。”巩向海说道,“别问那么多,那酒,到底能不能弄到?”

“能!当然能!”晋凌满口答应,“不过,像刘长老这样身份的人,仅仅只喝四星级别的酒实在是太掉价了。我这里有比四星更好的五星晋牌曲酒,孝敬刘长老。”

说着,他真的直接从纳戒里取出两坛一斤装的五星晋牌曲酒。

“真是五星级别的?”巩向海将信将疑,盯着晋凌,心里似乎是在说,你有这么好心?难道不记得与刘长老的前嫌?不知道他曾派人杀过你?现在主动拿出酒来,莫不是在里面下了毒药?

“这自然是好酒,你若不相信,我先喝几口给你看。”晋凌把一坛酒放下来,一手抱着另一坛,另一只手作势要劈开泥封。

九月的尾巴青春正茂的校园美眉

“是了,这小子离了宗门,又有大量产业在山海城,晋松城的生意也要龙光辉他们保护,就算有前嫌,也必然不敢得罪刘长老,相反要极力讨好。”巩向海心想。

这么一想,就想通了。还没开封,就闻见沁人心脾的酒香,他不由得低下头头去。

与时同时,晋凌手掌重重地向巩向海后颈击落!

他现在的实力远远强于对方,仙尊级的力量毫无阻碍,直接破了对方的护体仙力,然后掌缘重重地砍在对方后颈。

巩向海只觉得后颈一痛,眼前一黑,顿时昏倒在地。

晋凌赶紧将其拖在一处阴暗角落里,封闭了对方的多处穴道,防止其突然醒来。然后换了对方的衣服,又以千颜将自己变成他的模样。

用水镜一照,嘿,还真是一模一样。

“巩师兄,对不住了。”面对半裸着只剩下一条衬裤的巩向海,“不过你为刘长老办事,为虎作伥也只怕有些年头了,也该让你吃些苦头。”

对方要喝好酒,正好给了自己机会。脑中略一思索,就从纳戒里翻出当日搜刮的白小浪的物品来,里面有不少**毒物之类的东西,包括之前曾下在杀猪盟营地水源中的无色无味的毒药。

解开酒封,下了一部分毒药。他不敢下太多份量,怕被一眼看出,只是适量到一定程度而已。里面的人想必已喝了不少,醉眼惺松之下,对于自己这巩向海自己人也不会有怀疑,当然不会验毒。

提起两坛加了料的五星晋牌曲酒,便往沐园而去,不多时已到了门口。

“巩师兄,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守门弟子招呼道,“我可听说,这四星晋牌曲酒极其难买,上次我给刘长老去买的时候,足足排了两个时辰的队,还加了价!”

“我今天也是厌烦了排队,直接喊出了宗门的名号。那些百姓什么的一听,都让了路出来。”晋凌想着巩向海的动作和说话风格,说道。

“还是巩师兄高明。”一名守门弟子说。

进了大门,迎面是一个园子,四周都是回廊。晋凌不太明白具体的路线,为了掩饰,便拿出一坛酒来,一边喝着,一边晃,洒得满身都是酒水。这样,遇到有人怀疑他,也可用醉酒来掩饰。

这时,时近黄昏,天色渐暗。他确实不知道路,只好倚坐在一处回廊边的长凳上,佯装醉酒小酣,一边等待着有人经过问路。

“站住!做什么的!”两名巡逻的弟子发现了他,喝问道。

“嗯?!”晋凌一副醉眼惺松的模样看他们。

“哦,原来是巩师兄!对不住,对不住!”巡逻弟子赶紧道歉,“我们还以为进来了不法之人。只是师兄为何会醉在这里?”

“不小心喝多了几口酒,酒劲上来了。”晋凌说道,“这感觉甚是美妙,不忍以仙力将酒气逼出啊。喂,我问你们,我,我,要带酒给师尊,他,他在何处?”

“巩师兄酒醉,连师尊的住处也不知道了吗?”一名巡逻弟子忍俊不禁,便为他指明了方向,“再向后走,过了月洞门,有一处幽静的竹林,竹林后的小院子,便是长老幽居之地。”

“多、多谢师叔。”晋凌摇摇晃晃地,迈步就走。

“师、师叔?”两名巡逻弟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摇头叹气地走了,“这巩师兄,也真是醉得很了,连辈份都弄错了。”

沿着所指的方向,前行了约二十余丈,穿过一道月洞门,果然一片竹林掩映之下,有一处小院落。院门之外,也有两名弟子看守。他如法炮制,展示着手里的酒,说给刘沐风带酒来,也过了关。

正要再向里走,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巩师兄,酒就交给我吧。”

茉锋!

晋凌抬眼望去,就见茉锋同样带着一身的酒气,晃了过来。

“茉锋,你喝多了,这酒是五星晋牌曲酒,来之不易,可别让你给掉在地上砸碎了。”晋凌说道。

“你不也喝醉了么?”茉锋斜眼看着他,“说是给师尊买酒,结果自己却喝得大醉回来。巩师兄,这未免对师尊不敬吧。”

“就算我自己也喝了些,我又没误了师傅的事。何况,我买来的是更高等级的五星曲酒。”晋凌说道。

“五星的?”茉锋脸色一动,“听闻观海居五星曲酒,只供给他们内部的几个高层,从不对外发售,你是如何得到的?”

“我遇见晋凌了。他竟然是那观海居的老板,你知道吗?”实话越多,越能取信于人,晋凌索性演开了。()

Powered by: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