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兑换码

秦桑感受到他的力道,身子不适地动了动,“你这样我怎么看书。”晚饭都快给他勒出来了。

纪岩才知道松松手,又把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,让秦桑整个人都靠在自己怀里。

……他把自己当大型玩具熊了吗,秦桑道,“一定要这样吗?”

“就这样。”纪岩松了一口气,抱着她没说话。

秦桑脸上浮出一抹浅笑,感觉他们都快变成老夫老妻了,这才过了多久啊,她伸手摸着纪岩的脸,“舍不得我呀?”

“你想考哪里?”看她学的这么认真,应该有目标吧。

“……想去首都,不知道能不能考得上。”这件事秦桑还没跟他说过,就怕万一没考上,多丢人啊。

“尽力就好。”考不上就来投奔他,反正明年他们能领证了,秦桑想一直住在这也行。

“嗯。”

纪岩拿手捏住她的下巴,往自己的方向抬了抬,最后还是放弃了,改为贴着她的脸颊,“用不用我帮你抽查?”

……又不亲,其实不亲也没什么,但是每次都这样半途而废,不是很奇怪吗?搞得她很没魅力一样,秦桑动了动身子,“不用!”

“别乱动……”他本来就一直克制着,秦桑再不老实,纪岩很可能当场就把她办了。

高贵少女秋风里散发迷人气息

她心里也有些郁闷,干脆挣开对方的怀抱,话里有些恼火,“那你别抱着我。”

“阿桑……”纪岩拉住她,手脚并用地将她圈起来,在秦桑的耳边说道,“你不让我碰,总得让我抱一下吧?”

难道他是因为这个才没亲的?秦桑转转眼珠子,“你抱得我不舒服。”

“你想怎么抱?”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们换了各种姿势……

折腾了半天,秦桑终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在纪岩身上,却没心情继续看书了,“我困了。”

“那睡觉。”

“这样睡?”

“你愿意就行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夜安好,第二天起来后秦桑就忙活开了,考虑到火车上应该会有米饭,她准备做一些小点心就好,除了自己路上带着的,也要做一些给纪岩,她昨天特意去挑了一些红枣,准备做个糯米酿枣。

做之前要先把红枣洗干净,这次买的枣有些干,她又用热水泡了一下,枣泡软了之后取核才方便,就在她拿剪子去核的时候,麻豆传媒兑换码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“谁在外面?”秦桑抬起头,难道是黄英?她之前听说自己要做点心,似乎有些兴趣,说有空的话就过来看看。

“大妹子,是俺。”

林霞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,秦桑眉头微微一皱,既然自己出声了,那就不能假装不在家,只好起身去开门,“林大姐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话刚说完,钱小满就挤着门缝要进来,秦桑顾着看林霞,转眼就看到一个人影冲进自己的屋里。

“哎呀,你这小子。”林霞手里一空,也挤着秦桑要进去,朝她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,“小孩子就喜欢乱跑……小满,别乱碰人家的东西!”

本来她是没打算让这两人进门的,但显然此时已经来不及,都怪自己忽略对方还有个小家伙,秦桑只好往后退了一下,“进来坐吧。”

总归也就剩下一两天,只要他们不过分,还是别撕破脸比较好,免得她走了之后还要落人话柄。

“秦妹子,做吃的呢?”林霞一进来就看到客厅的桌子上摆着东西,昨天见她跟纪岩提着一大袋东西回来,肯定买吃的了,但是自个的丈夫只是个连长,纪岩在的时候她不敢造次,看这会大家都上班了,才敢过来打打秋风。

“这不是快走了,做点干粮”秦桑见钱小满已经抓了一把的红枣,还塞了一个到自己的嘴里,不动声色地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收到一边,“林大姐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么?”

“呀,你要走啦……俺就是过来看看你呗。”林霞拿眼睛一瞅,好家伙,一大盆的红枣,纪营长出手可真大方,“大妹子,你有什么要帮忙收拾的,可千万别跟俺客气。”

“这些事我一个人就行,不麻烦大姐了。”看她丝毫没有悔过之意,更不打算为那天的事情道歉,秦桑只想着能尽快找个理由让她离开。

“秦妹子,这你就见外了不是,俺跟你说啊,俺最会做干粮了,这事儿你找俺准没错!”林霞说完,脸上挂着笑容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,好像这就是她家一样。

“不用了大姐,我自己来就可以。”秦桑赶紧拦住她的去路,誓死捍卫厨房。

“怎么着,瞧不起俺是不是,俺可是好心来帮你的!”林霞见软的不行,又要来硬的,听说她前天还给黄英送了不少东西,可不就是瞧不起她家男人就是个连长,故意排挤她吗?

“我要做的是糯米酿红枣,大姐你会吗?”秦桑不信这道点心林霞做的出来,既然不会做,那就没有帮忙的必要了吧?

“糯米酿红枣……”林霞犹豫地念了一下名字,她听都没听过,更别说是做了,可是这并不能抹杀她的贪婪,“俺没做过正好啊,俺就在这跟你说,学会了做给我家小满吃。”

又来这招,秦桑将她的身子往椅子旁边带,“虽然我也想教你,但是我已经答应教黄大姐,不然你在这等一下,我去对面叫黄英过来。”

“她?”听到黄英的名字之后,林霞的眼中带着一抹鄙夷,也不着急回厨房了,讥诮道,“大妹子,别说俺没提醒你,辣个黄英你当多好的银呢!可拉倒吧,好的时候跟你嘘寒问暖滴,不好的时候说翻脸就翻脸!”

那天自己跟黄英说话的时候,见林霞没有打招呼,便知道这两人不对付,这才拿黄英当借口,看来她对黄英把她赶出门的事情还念念不忘,秦桑虽然不了解当时的情况,但是她现在也忍不住想往外赶人了。

她笑着说道,“林大姐,别的我不清楚,但是黄大姐对我还是很好的,既然这样我就不能在背后凭空议论人家,你说是不是?”


Tags: